【四局先锋】李学良:北雁却怀“鸿鹄志”

发布日期:2024-06-13   信息来源:第二分局   作者:孟令婉  字号:[ ]

李学良年初来到滦平那日,一场早春大雪初歇。

驱车在颠簸的山路上行进,他透过窗看积雪掩映下的平顶山,忽而想起东北老家大兴安岭迟来的春意。

和那端对接了一下滦平项目前期筹建分工安排,李学良刚撂下手机,就听司机师傅问道:“正月没过完您就来项目了,也不回老家看看父母啊?”

小寒物候,雁北归时。上次“回巢”大概是2021年么?隔了太久,具体时日他也记不清了。

从新疆齐热项目的经营新秀,到河北滦平抽蓄电站EPC项目总经济师;从东北振翅,途径高原,到徙转边藏,奔赴北国……穿行七载霜寒,昔日雏鸟已羽化为征雁,飞跃远山长河,未改鸿鹄之志。

 雏雁的“攀峰志”

2015年7月,新疆塔什库尔干河沿岸的金草滩尚是遍野苍翠。终年不化的雪顶点缀着起伏的连山,将草甸上的牛群与牧人尽揽在怀,在如镜的河面上倒映出广袤的西域盛景。

刚踏出校门,就被这股水电大潮从黑龙江簇拥到了边疆,目之所及的异乡风物落在李学良眼里,不知怎的就哼起了那首毕业时唱的《在他乡》:“那年你踏上暮色他乡…想的未来还不见模样……”

彼时正值新疆齐热哈塔尔水电站临近尾工,与数量有限的人员配置相比,各类庞杂的竣工资料让几位刚入职的新人一时傻了眼。变更索赔、材料核销、对上对下结算、经营分析报表……“大伙儿都懵了,那老些资料堆得山似的。”李学良仍记得,培训期间总凑在一处胡侃的几位同届好友,在到项目正式入职的第一天齐刷刷闷声了。就连他自己心里,也是五味杂陈。

失落?有一点。挑着光宗耀祖的担子踏上了离家近四千公里的疆域,可手头生僻的资料看似与他的“壮志”无太多联系。

迷茫?有几分。家族几代皆务农,破天荒出了他这么个能进水电央企行伍中的苗子,可在这边疆山麓间,他的行军方向该朝哪方面推进呢?

惊喜?有一些。自幼时起,父母起早贪黑的辛劳,潜移默化中塑造了少年人勤恳务实的秉性。物质生活上奉行知足常乐的东北小伙儿宽慰身边朋友道:“在村里时也是苦过来的,项目上有屋子住、有热乎饭吃、有钱赚,这条件挺好了已经。”

高原海拔、交通闭塞、狭窄的社交网络、繁杂的业务交接……同期入职的几名大学生在难以适应的环境下,不出一年纷纷离职,仅剩下包括李学良在内的两只“雏雁”,部门内所有资料清算与对比等业务这下全压给了他自己。

“来都来了,啥成绩没有就着急走,都这么长时间功夫不就白费了吗。”初出茅庐的年轻人在边疆近一年的风霜里沉淀出了超群的冷静。

“别想着退”,他暗自较劲。前面是上坡,后面是下坡,虽然往后出溜是最容易的事,但也会一日千里地滑落成自己反对的样子。

往前走吧,不回头。那年喀什的隆冬大雪里,他下定决心,要在难熬时,耐得住烦。

在对经手业务驾轻就熟后,他立足项目实际深入管理链条,在新疆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独立申报变更9项,完成批复6项。尤其是在“调压室喷涂聚脲防渗涂料”变更中,他运用“技术方案+施工现场”相结合的沟通策略,将高海拔、风力强、操作空间小等施工难点进行有机结合,在报价时将材料损耗率在定额基础上做了一定的提升。在实际分包时,严格按照技术参数进行分包成本测算,使得该项变更实现毛利83.28万元,毛利率24.68%,实现变更补偿创效的突破。

由左支右绌进阶为行家里手,这场攀峰跋涉中,昔日雏鸟已羽翼渐丰。

征雁的“四海志”

2017年,四川壤塘集中供暖市政项目大干在即。尚是开工初期,营地未修缮、体系未构建、制度不健全……筹建期各项任务迫在眉睫,可这个亟须人手的“苦寒之地”却让许多人望而却步:地处藏区、高寒气候、治安难控……缺兵少马,谈何制胜?正当项目一筹莫展时,这位入职未满两年的东北小将主动请缨:“我去吧。”

四川壤塘项目隶属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地处青藏高原东南边缘,海拔高达3300米。那年十月,李学良与其他四位首批进场人员正式踏上了大渡河上游的“拓荒路”。作为计划财务部部门主任,他不仅负责项目合同管理、成本管控、风险管控等经营部门业务,还配合项目经理将技术、经营、物资、财务等工作集于一身,统筹项目综合管理。为确保工程履约、结算资金得到充分保障,他对外深入施工现场指导作业,积极与业主沟通协调;对内做好各环节业务梳理与编制,制定各项管理流程与工期计划,保障项目进度有序推进。

“这小李忙得天天脚不沾地,也不知道累。”项目上的前辈对这个事必躬亲的勤快娃娃又欣赏又无奈:“干起活儿比吃饭都积极。”

“把活儿干明白了,吃饭才香嘛。”正午烈日下的沥青铺筑现场,从早上四五点钟就开始协调各方的李学良摘下眼镜揩了把流进眼睛里的汗,朝沟槽对面的工友们笑着摆了摆手:“我一会再吃,你们替我先尝尝咸淡……”

在钻井工程施工关键施工节点上,他通过各项方案技术查询,改进钻井工艺,将冲击钻改为更加高效的改良式潜孔钻机,施工效率由前期冲击钻的30天/口优化为3天/口,极大降低了钻井施工成本,缩短了钻井工程施工周期。期间,壤塘项目2018年度被中共壤塘县委、壤塘县人民政府评为“优秀施工企业”,获评第二分局“优秀工程项目部”,并多次收到业主的感谢信,实现了口碑及效益双丰收。

2018年8月,因工作需要,李学良调至第二分局机关经营管理部任职。彼时正值机关经营管理标准化转型升级的“过渡期”,在即将完善重构的管理规范下,李学良知道自己必须有所为。

为优化分局经营体系,他先后修订完善了《变更补偿实施细则》《尾工项目管理办法》《分包管理实施细则》等多项核心管理制度,重新制定对上合同类、对下分包类、其他类三个方面12个核心业务台账,实现业务口径数据统计全覆盖。

为推进项目精细管理,他主动投身于项目前期商务策划工作中,亲自编制了易县、鹤壁、南阳、瀍河、米东、哈尔滨阿什河等项目前期策划,并建立分包“市场价、指导价、行业价”三价对比体系,研究出一种“可视化”目标成本明细表,系统编制了《项目经营成本分析模板》,对全要素分析法、目标成本分析法及“五量”对比法的应用进行明晰,确保项目经营成本分析的深度和质量。

为实现项目减亏扭亏,他以“现场指导+月度审核”的双向模式,并创新线上审核方式,系统项目梳理变更补偿工作,先后在山西引黄工程、广西风电、马家风电等项目实现了“扭亏为盈”的目标,变更补偿推进成效显著。

时间新故相推,2019年第二分局年度工作会上,李学良获评“优秀管理员”荣誉称号。这个在多年的勤与恒中磋磨心性、精益求精的年轻人,到底活成了自己挂在嘴边那句“不将就”的样子。

头雁的“领航志”

经营业务知识竞赛、总经十讲、经营知识微宣贯十五课……在机关经营管理各式活动培训中,从策划到编制、从组织到实施,这个务实的“东北螺丝钉”几乎成了分局经营宣贯的标志性符号。“现在咱们队伍越来越年轻化,在教育培训、人才培养上更要用心。”刚至而立之年的排头兵,谈起自己的“练兵秘笈”可谓如数家珍。

为使主管部门内能“人尽其才”,他主动对新毕业三个大学生根据各自分管业务进行个性化培养。虽然机关的标准化培训与系统化管理模式日渐完善,但有着多年基层工作经验的李学良深知,现场经验不足,是机关人才培养面临的主要短板。如何在现有条件下锻长板、补短板呢?向来闲不住的“李大忙人”又迈开了步子——推出“引进来+走出去”经营培训模式。“引进来”是引入项目具体案例,结合合同管理、分包管理、成本分析等业务板块开展培训指导工作,提高业务培训的针对性、时效性和科学性;“走出去”是带领部门员工经常性到项目部交流学习,结合项目实际与业务范畴,采取点对点、面对面的“实地授课”,使员工深化对理论知识与实操业务的消化吸收。

“平时我们需要根据各项目报送的资料去发现问题,并根据公司制度及要求形成审查报告,然后联系项目负责人去修改完善。这期间,难免会遇到项目上提出我们应对不来的难题。”去年经营部新入职的谷俊涛常回忆起自己刚接手业务时的“及时雨”:“每次被问得答不上话时,李主任总会及时出现为我们解惑,还举一反三教我们怎么应对类似问题,一点也不嫌我们烦。”

“放心大胆去干,啥也不用怕。”这个东北人特有的“豪横”,成了李学良给新员工们的定心丸:“年轻就是试错的嘛,别束手束脚,有事我兜着。”

工作上雷厉风行的李主任,脱下工装后成了大家口中热络又细心的“良哥”。每逢周末,在李学良家中举行的“家乡菜厨艺展”,是众多员工最心向往之的团活。天南地北的特色菜系在员工们的亲手制作下齐聚一桌,刚出锅的各式佳肴在欢声笑语间弥散着独属于“大家庭”的诱人风味。“想吃啥可够吃,来这儿就当自己家,另外道嗷。”那地道的“大碴子”口音、往返端菜的忙碌身影、推杯换盏间的热络笑脸,让这群年轻羁旅人的味蕾得到满足的同时,客居在外的乡愁也在“破冰”中逐渐消弥了。

2024年初,他的妻子临盆将至,而新成立的河北滦平抽水蓄能电站工程(EPC)项目部即将开工,被任命为项目总经济师的他在儿子出生后在家未留多久,便又马不停蹄赶赴新项目。

滦平抽水蓄能电站是国内首批与矿坑综合治理相结合的新能源工程,也是中国目前利用现有矿坑建设抽水蓄能的“先锋项目”。作为集施工、采购、设计、试运行等各环节于一体的EPC总承包管理团队中最年轻的班子成员,李学良深感任重。

成本控制、结合管控、分包结算……一系列问题毫无缓冲地摆在他面前,变着法地考验着这个年轻人的应变力与预判力。

“小齐,今天对接物资部和技术部,把地下厂房现场混凝土使用情况整理好,下班前做好材料核销。”

“邢主任,下午汇总一下5月产值,晚上咱们一块儿同比分析。”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在冗杂的业务中理顺着自己的思维。为强化现场风险管控,他几乎每日亲临尾水隧洞施工现场检查实况,以碰头会的形式与项目总工沟通项目进度。每至深夜,项目办公楼二层总经济师办公室内的灯光下,在桌上成摞的分包协议间,照常可见那帧埋头审核报批、分析预算的侧影。“不怕活儿多,就怕不做,”他常告诫员工们:“难题越‘躲’越多,越‘做’越少。”

“跟着李总不但能把东西学‘实’,更能学‘活’,”经营部主任邢帅逢人常说:“有这个‘头雁’带着,我们往前飞的翅膀也更‘硬’了。”

五一假期前夕,项目上组织留岗员工在食堂吃了顿“家宴”。许是有了酒意,透过眼前这些甘居一线的“雏雁”意气风发的面容,李学良眼前晃似倒带出那年端午在壤塘抢修沟槽时,汗流浃背的自己。

今把酒,邀鸿雁;何所谓,故乡远。

往前飞吧,反正这山高海阔,雁群终将壮大而蓬勃。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