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局先锋】刘斌:“技术掌门”的看家功夫

发布日期:2024-07-05   信息来源:第二分局    作者:孟令婉  字号:[ ]

滦平的六月天虽阴晴无常,但不影响刘斌去工地“舒活筋骨”的日常。

输水地厂生产生活营地施工现场,吊车张开大臂平稳地将钢结构立柱吊装就位。营地已浇筑完成的地圈梁上,数名工人正顶着当头烈日进行墙体构造柱钢筋安装、墙体砌筑。

“对,大门、围墙、安全体验,这些得加紧了……板梁柱那批混凝土入场时多盯着验收。”刚撂下手机,刘斌轻车熟路攀上了脚手架。检查砖墙弹线、抬腿“三步爬梯”、登上楼顶圈梁、检查钢筋安装……游刃有余的利落身手,让协作队不少工友都自愧不如。

从观音岩水电站到滦平抽蓄(EPC)项目,从质检员到总工程师,他早记不得辗转多少个“操练场”,但这身“看家功夫”倒是日益纯熟。

江边练就“清心诀”

刘斌生平亲见的第一条大江,是入职那年观音岩的金沙江。

随师父顶着热浪来到左岸坝肩平台,顺着金沙江上倾泻的急流向远望去,刘斌觉得这股大潮并非源于川藏,而是来自关中,顺势把自己从陕西带到了近千里的四川。

“条件苦点无所谓,以前在农村也是苦过来的。”适应力强、吃嘛嘛香的刘斌,在两个月的“手把手”入门指导结束后却有些一筹莫展——他与同期入职的六位新员工被各自分到独立的工作面,现场协调、质检验收、对上计量等各种任务被一股脑儿地交给了他。“感觉那么多年书白念了,在校学的那老多东西,到工地上根本用不上,一开始也上火啊。”

但这股火来得快去得也快,向来奉行“烦事不过夜,遇事就解决”的刘斌很快找到了降躁去火的“清心诀”——问。

“不懂就问嘛,”刘斌坦言:“自己不懂总会有人懂,问明白了自然就‘祛火’了。”

现场经验不足不要紧,他每日跟着协作队驻扎工地,逮着机会就和操作人员“刨根问底”;业务对接不熟不要紧,他每晚挤出固定时间“啃”图纸,结合现场笔记和专业资料拓展知识界面……许多特质,并非通过一句誓言、一段苦练,就能在身上扎根,只有用文火“熬”,才能将其融入血肉之中。江边奔走的行迹、灯下攻读的长夜、百密一疏后的顿悟……日就月将,把“愣头青”的左支右绌,磨砺成“内行人”的游刃有余。

2012年,观音岩进入三期导流底孔施工期,受制于资金、工艺、外围环境等因素,导流底孔施工前期施工耗时较长。“封顶的时候要从最底下搭建脚手架、打支撑、浇顶板混凝土。”刘斌随手在草纸上向我勾画着当时的工序框架:“这个工期我们盘算过,从搭架子、到浇筑、再到拆架子,最少2个月。要是按照常规方式浇筑、封顶,根本没法按期完成节点任务。”

然而工期迫在眉睫,若导流底孔无法转流,整个项目部的人就要从观音岩“撤军”,这不单涉及人员分配,更关系到四局的声誉。那是刘斌入职以来第一次真切地感到压迫,连平日里谈笑风生的生产经理张宏伟,也罕见地忧心忡忡。

怎么办?坐以待毙?不可能。“现有条件改不了,那就从技术上‘破口子’。”刘斌心知,若要在保证质量安全的基础上加快施工进度,除了优化技术,别无他途。

作为项目部工程部主任,刘斌在重压下顺势把功夫精进了一成。他摒除传统搭设“满堂红”脚手架的施工方式,配合项目总工程师研究出“反吊钢衬”:即在顶部设置反吊模板来代替底部搭架,再于顶部设桁架梁来悬吊模板。“我们对22号坝段导流底孔封顶的施工进度、经济对比、企业形象这些反复分析验证,结果证明咱这项工艺可行。”

既然可行,便即刻实行——对接设计变更方案、盯控厂家加紧制作、联系分包队运至现场……15天,夜不能寐的15天,1号、2号孔封顶反吊钢衬完成安装,封顶层混凝土3天完成浇筑。施工进度的起跑式提速,保障了三期转流节点目标的顺利实现。

凡事总有困顿之时,咬紧牙关把难熬的咽下,就成了滋养“内力”的绝学。

荒山精进“铁砂掌”

 2017年9月,广西的雨季在秋分的湿冷里行至尾声。刘斌初到十万古田风电项目部那日正逢大雾,凌晨三点从寄宿民宅出发,在能见度不足5米的山路上走走停停摸索了近四个小时后,他终于在山头看到了穿破云层的第一缕日光。

他不单是来“寻光”的,也是来“拓荒”的。

作为项目筹建期首批进场的先遣骨干,初次接手高山型风电项目筹建任务,统揽技术、质量、生产、经营、综合等一应业务的担子……饶是刘斌心再大,一股脑儿添了这么一堆“业务空白”,也难免堵得慌。

“三个人,几座山……是块烫手山芋啊。”广西秋末的寒夜里,一同入场的老丁躺在捂不热的被窝里叹道。

“那咱哥仨抽空练个‘铁砂掌’呗,”刘斌翻身递过去两个槟榔,半开玩笑道:“一条心一股劲儿,哪怕是块烙铁也能拿下。”

可这块“山芋”好像比他预想得烫手些。因业主方征地问题,前期场内道路尚未修建,通过唯一一条乡路上山,往返通勤长达六七个小时。“来回折腾不起,前期又没有吃饭的地儿,我们就早上揣一桶泡面、装满一保温杯热水带上山。”那年严冬,三个人每日用脚步丈量山间各个地段,饿了就在山顶上泡面吃;随身带的水喝完了,就掰下山坡上的“冰溜子”解渴。“这不就是天然大冰棍么,”刘斌乐此不疲地推荐着他的新吃法:“冰溜子蘸点泡面汤,可有滋味了。”

营地临建、道路修筑、风机基础开挖……随着项目体系逐步健全、各个工作面陆续打开、队伍规模不断壮大,彼时“白手起家”的项目已臻于完备。但跨过了“坎”,还有更陡的“坡”在前方等待他们光临。

2019年,广西的雨季比往年延长了近一倍,刘斌贴在床头的晴雨表上,每月最多甚至被勾上28个“雨”。17号风机基础浇筑那晚,各个风机支线的道路还未优化,坡陡弯多。急雨未歇,混凝土罐车在雨后泥泞不堪的山路上寸步难行,载货重车只得暂停于山脚。

“进度耽误不得。”刘斌二话不说套上了雨衣:“小虎你们仨跟我走,咱们把袋装水泥扬到山路上吸水。”话音未落,就冲了出去。

整整五吨水泥,被四个人一晚上撒了个干净。可直到水泥见底,罐车依然无法行进。“不行的话,就挂钢丝绳拉上去。”在沿线观察完运行情况后,刘斌主动带头,将每一车混凝土手动挂上钢丝绳,再由装载机将混凝土罐车拖上山。

广西的雨天是真冷啊,套上三四层衣服都抵不过往骨子里渗的寒意,可身边互相鼓劲儿的声音不绝于耳:

“你一车,我一车,不愁罐车不上坡!”

刘斌觉得心里有什么被点燃了,那股灼烈一直蔓延到四肢百骸,驱散了整夜不眠不休的倦意。待到直起身时,天色将明,所有混凝土全部拖运完成,而他那双手被磨得甚至无法解开手机指纹锁……

“用钢丝也能练个‘铁砂掌’呢,哈哈哈哈哈……再来几车混凝土不在话下。”曙色中,刘斌活动着几近麻木的手指,在车斗里做了一个不太标准的“起手式”。

抽蓄再研“童心经”

刘斌的日常情绪状态还算稳定,除非有人叫他“老刘”的时候。

“去去去,啥张口闭口‘老刘’、‘老刘’的,我家娃和你孙女差不多大嘞!”钻进蒸笼似的通勤车里,刘斌松了松安全帽带,腾出只手笑着锤了身旁的杨工一下子:“还年轻着呢,让你们叭叭几句叫成老头了……”

如今已是河北滦平抽蓄电站工程(EPC)项目部总工程师的刘斌,虽近不惑之年,却仍有弱冠之年的精气神儿。烈日当头的下库边坡、烟雾弥漫的通风支洞、文件层叠的办公桌案、角逐激烈的篮球赛场、板块多元的党建长廊……“无处不在”的刘斌总,成了员工们口中最有“少年心”的前辈。

虽跻身班子成员,但年少的“进取心”仍在。自接手目前国内首批“矿电结合”的新能源工程——滦平抽蓄后,如何在有限资金内克服供电、临建、人员、物资等方面的不可控因素,进而为这个(EPC)总承包项目谋求创效机会,是刘斌在筹建期就立下的“长期规划”。在滦平项目部成立之初,他就牵头组织成立“科技创新管理小组”及“‘四新’技术推广应用领导小组”。现已开展《矿电结合抽蓄电站地厂施工期通风排烟技术的研究和应用》《小洞径排水廊道快速施工技术的研究与应用》2项科技研发小组课题;完成《一种经改造的隧洞自动化清基设备》与《一种移动箱式变压器安装平台》2项实用新型专利。

虽已是资历深厚,但年少的“赤子心”仍殷。2013年度青海省质量管理小组成员、2013年度水电四局优秀共青团员、2016-2017水电四局优秀共产党员、蝉联第二分局年度先进生产(工作)者……这一路满载殊荣的“奖项收割机”,私下里却是项目部的“储粮大户”。因项目部位于山区,出行不便,刘斌每次外出都会“批发”回各种美食。对于一些刚入职或是生活拮据的员工来说,刘总每次送上门那些“吃不完”、“买多了”的零食和新鲜水果,是他鲜为人知的细腻之处。“刘总说自己爱吃零食,其实就是个幌子。”谈起自己的老领导,质检员小李半是感激半是无奈:“他自己平时都不咋吃零食,买那么多就是怕大伙儿从工地回来饿,给我们留着的。”

虽每日业务繁多,但年少的“求精心”未改。因地下洞室中持续平行交叉作业,且交通洞内另建3条运矿洞,自卸车排放的大量尾气严重影响洞内施工环境。怎么尽快形成地下厂房系统的排风排烟通道呢?对此,刘斌对排风竖井施工提出“一井到底”的方案优化,但受制于方案审批、手续变更、资金融通等方面限制,一直悬而未决。

克难需坚忍不拔之志,亦需“三寸不烂之舌”。尽管碰了不少钉子,心里“门儿清”的刘斌还是变着法地把方案变更的预期效益讲给设计与业主方:“咱这‘一井到底’能尽快形成排风系统,不但可以避免下水库边坡开挖的干扰,而且有效落实了‘绿色施工’,进而推动地下厂房系统施工正常展开……”四下奔走协调、反复沟通斡旋,端午期间,排风竖井设计变更方案终于通过审批,压在心里大半年的石头算是落地了。

心上虽松个劲,但步子却不能停。上水库工作面还未打开、前方新营地修建正如火如荼推进、35千伏变电站尚未投运、引水上支洞与460米竖井施工需尽快提上日程……攻关之年的旌旗已猎猎招展,打磨利刃的“技术掌门”依旧在深山长河间纵马而往。

“这刘总,爬架子进洞子,身手还和年轻那会儿一样。”

“都是看家功夫。”交通洞口,刘斌掸了掸满身的泥点子,笑出了真诚的白牙:“嗨,再说咱本来就年轻嘛……”

穿行十五载风霜,心未老,血还热,真好。

再说这水电江湖熙来攘往,纵是鬓生华发,这身“看家功夫”也会有更多人接棒。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